奢侈品百货为什么在国内流行不起来呢?

   日期:2019-04-04     浏览:1    评论:0    
核心提示:“购物的时候很嗨,交税的时候很怂”武汉一女子买买买的时候很痛快,但为了逃税可谓是绞尽脑汁,如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可机关算

“购物的时候很嗨,交税的时候很怂”

武汉一女子买买买的时候很痛快,但为了逃税可谓是绞尽脑汁,如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可机关算尽,最后落一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

80万的钻戒藏鞋子里

2018年5月20日上午9时,武汉天河机场海关工作人员正在对乘坐国际航班的旅客进行通关检查,突然发现女子杨莉取完行李后迟迟不肯出关,形迹可疑,遂上前催促出关,没想到对方不予理睬,还推着行李箱进了洗手间。

半小时后,关员发现杨莉一直没有出来,便再次进入洗手间进行催促,但对方声称肚子不舒服还要再待一会。

回国前,她还和丈夫商量如何避税,企图绕开海关查验区,逃避海关监管。


无时尚中文网(微信号:nofashioncn20193月31:英国奢侈品牌位于上海尚嘉中心的旗舰店今日最后一日营业,于2013年开业的该店见证了Burberry 在中国由盛转衰,该店的关闭,亦是英国公司上海门店大撤退的标志性事件。

本月初,英国公司内部消息人士向无时尚中文网透露,该集团将会关闭上海尚嘉中心门店,且是Burberry Group PLC (BRBY.L) 博柏利在上海关闭的第四间门店,并指该公司持续变相裁员,直至关店前仅剩下7名员工。

本月中旬,无时尚中文网(微信号:nofashioncn)在邮件和电话求证英国公司后,该公司亚太区公关代理机构回复称,品牌关店、开店属于正常的运营调整,唯不愿正面回答是否即将关闭上海尚嘉中心旗舰店。

尚嘉中心是上海虹桥商圈的奢侈品聚集地,Louis Vuitton 路易威登、Dior 迪奥、Celine 瑟琳、Ermenegildo Zegna 杰尼亚等奢侈品牌占据了一楼主要位置,甚至Loro Piana 都在此设有门店。


红色部分为搬空的货架

周日,无时尚中文网(微信号:nofashioncn)走访Burberry 上海尚嘉中心旗舰店,该1,000平方米的两层店铺正在进行撤货,且仅有一男一女两名销售人员,其中女性销售在柜台后拿着手机,一开始对无时尚中文网记者无视,而男性员工则在整理产品。

在负一层的空间,超过一半的货架已经搬空,而仓库中有非销售人员在进行清理。随后走下负一层的女性销售表示,今天该店将全部撤离。

据消息人士称,该店关闭后,所有员工预计将会遣散,而在本月中回复无时尚中文网有关关店和裁员问询时,英国公司的亚太公关代理机构,同样未正面回应裁员事项。

上海尚嘉中心旗舰店关闭之前,Burberry 已经于上年8月关闭了淮海路K11 的一间双层精品店,2月底,品牌再关闭位于南京西路的上海梅陇镇广场童装店,以及虹桥机场的精品店。

目前,Burberry 中国官网上,尚嘉中心旗舰店仍在公司上海店铺列表中,而另外四间分别为静安嘉里中心商场、恒隆广场童装精品店(临时店)、新世界大丸百货及港汇广场四间门店。

这即意味着,过去半年时间Burberry 关闭了上海一半的店铺。

2010年,博柏利集团时任首席执行官Angela Ahrendts 决定收回中国市场直营权,并迅速调整门店概念,扩张门店网络,令大中华市场蓬勃发展。不过,在2012年的奢侈品衰退潮中,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伴随中国反腐和经济增长放缓,特别是港澳奢侈品市场疲软,博柏利集团在中国市场遭遇滑铁卢。

在2012-2016年上半年,奢侈品行业长达四年半的衰退中,博柏利集团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尤其是Angela Ahrendts 在2014年跳槽Apple Inc. (NASDAQ:AAPL) 苹果公司,担任苹果公司零售和在线商店高级副总裁后,集团首席创意官Christopher Bailey 兼任首席执行官后,英国品牌彻底陷入挣扎。

伴随着去年四月,博柏利宣布任命Gerry Murphy 为董事会主席后,英国集团从主席、首席执行官,到首席创意官、首席运营官、首席财务官所有核心管理岗位均大换血。

由于管理层变动,在2016年下半年至2018年,为期两年半,由Gucci 古驰引领的奢侈品行业大反弹中,Burberry 却未能受益,是表现仅好于Prada SpA (1913.HK) 普拉达集团的次差大型传统奢侈品品牌。

中国领先的奢侈品行业报道、投资分析网站。

图为杨莉(化名)和丈夫的聊天记录

杨莉的种种迹象让关员更加怀疑,于是强行将其带入海关检验区。随后,关员在杨莉的行李中发现了购买贵重物品的发票,但是在其随身物品中并未发现任何贵重物品,杨莉便一口咬定没有携带大额未报税商品。

关员根据经验,让杨莉脱下鞋子接受检查,在其左脚鞋子中发现了一枚卡地亚钻戒。同时,关员发现与杨莉同行的还有她的母亲,杨莉的部分行李在其母手中。

图为从国外带回的钻戒

据了解,杨莉生于1989年,是全职太太,丈夫经商,家境殷实。

杨莉到案后交代,自己和姐姐结婚生子后,其母一直帮助她们带小孩,非常辛苦。2018年5月13日是母亲节,她便在旅行社订了七天的法国双人游,想陪母亲好好享受一下。

在旅游期间,母亲看中了一枚价值人民币80余万元的卡地亚钻戒,听店员说退税后价格很划算,于是刷信用卡买下,作为礼物送给妈妈。

买百万奢侈品逃税30万

关员再次对杨莉母亲手中的行李进行了检查,当场搜出与发票信息相对应的包包、皮带、丝巾等11件超量应税物品。

海关当场控制杨莉,将案件移交至天河机场海关缉私分局。经鉴定,11件物品总价约人民币100万元,偷逃税款共计约30万元。杨莉表示,因为11件商品价值不菲,所以才出此下策。


 
标签: 奢侈品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在线客服